《轩辕剑外传枫之舞》奇思妙想的机关

《轩辕剑外传枫之舞》奇思妙想的机关
设定  枫之舞最为人称道的地方,当然是那充满奇思妙想的机关术。作为游戏的核心要素,从各种机关怪物到庞大的机关战车和机关龙,让玩家领教了编剧的想象力,以及美工的才华,惊叹之余或留下深刻的印象。  失传的古代高科技,枫之舞以此为线索展开故事。应该说这属于极为常见的奇幻设定,寻根溯源的话,还可以扯到欧美奇幻中失落的世界派系,同类别的游戏作品例如古墓丽影——单论古墓探宝,仙侠作品中也经常出现。轩辕剑不仅有大禹水道巴蜀古王墓鬼神之塔等种种密境,而且故事框架更接近外国奇幻。  世界上某处不为人知的地方,或者说某个高深莫测的团体或人物,保存或者说掩盖着某种非常强大的神秘力量。而我们善良的主人公因缘际会接触到了这个秘密,与此同时却也有不法之徒为了征服或者控制世界,企图获得此种力量。于是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斗,最终自然是正义一方获得了胜利。  与热衷于斩妖除魔修仙问道的传统仙侠不同,此类西方奇幻的着眼点,聚焦在人类面对高科技带来的巨大力量,表现出善恶之对立,还有关于人类文明兴亡的思考,中间又夹杂着对自身以外异质文明的现代后现代幻想。Falcom的伊苏系列,模仿于此。枫之舞亦是,四代更将巴蜀古文明搬到前台,典型要素齐备。  值得注意的是,枫之舞中的神秘力量,除了机关术,炼妖壶和轩辕剑也是重头戏。相比二代小村落般的壶中世界,炼妖壶的神力已获得跃升,放出壶中世界的剧情,又近似于魔界降临这种日本动漫常见情节。游戏中蜀桑子利用炼妖壶来炼化人类,说明编剧意识到炼妖壶有悖生物伦理,干脆将其放到反派人物手中使坏,主人公用的是炼妖术。此举导致本来紧密融合的炼妖系统与神器,被轻描淡写地一分为二,影响了设定的严谨性。  再来看轩辕剑,作为游戏名称,不出现一下实在过不去,同时这也是与二代建立关联的地方。主角手持轩辕剑,大战掌控炼妖壶的BOSS,原本很有看点。然而编剧或是想与众不同,或是赶工等其他原因,抛开了神器对战,让蜀桑子抢走轩辕剑,坐拥两大神器,结果实力还很弱。取胜太过容易,免不了让玩家失望一番。  与辅子彻谈恋爱的女主角纹锦,剧情末尾点出她是人造人,这自然是科幻小说的典型情节。但不能就此声称,枫之舞或者说轩辕剑处于正统科幻行列。毕竟用老鼠驱动机关还能产生很大威力,加上神魔满天飞,怎么看都不属于科学思维。墨家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著称,游戏编剧的想象力却如天马行空。轩辕剑系列的世界观设定,属于科学和魔法混同的那种奇幻类型,最终幻想即是典型代表,其实这在日本奇幻中相当常见。  科学与魔法混合的世界观,其源头正是诞生于欧美的蒸汽朋克。日本动漫和游戏大量借鉴了这种思路,创造出许多著名产品,例如最终幻想,再例如樱花大战。DOMO小组在学习和模仿之外,并不忘记与中国文化相结合,由此诞生了枫之舞。  不管是失落的世界,还是蒸汽朋克,都是西方奇幻的常见类型,经过日本人的吸收之后,以ACG的形式传播到华人文化圈。相比之下,直接欣赏欧美原创奇幻作品,以前并不是主流,等魔戒借助电影,AD&D借助游戏,在华人圈内渐渐热起来之后,这才显著抬头。  对于多数台湾游戏制作者而言,正是通过对日本ACG的揣摩,渐渐领会到奇幻创作的方法。轩辕剑是非常典型的例子,初代即有此倾向,二代参照女神转生,枫之舞的问世,更是阶段性的重大成果。  台湾在华人圈内的文化输出,经常起到桥梁作用,特别是日本流行元素,例如根据日本漫画改编的《流星花园》,一度捧红了台产F4,此即典型案例。DOMO制作轩辕剑,则并非简单的改编,而是利用了中国文化的背景,将外来奇幻的架构以至内核移植过来,在传统中寻找对应物,找不到那就直接发明创造。结果创造出新的时尚风格,与陶喆周杰伦等人将R&B中国化类似,都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台湾的文化身份。